北京眼角提升能保持多久

2017-11-18 21:29

首页 > 山西日报 > 01
分享到: 评论:

    

为什么4O岁女人面部松驰会变样,北京脸部提升多长时间一次,北京沈阳面部提升哪做得好,脸上肉松松的显胖怎么办,面部埋线提升锯齿线和蛋白线哪个好,北京打除皱后,脸部有啥反应,北京怎样提拉面部的肉,有没有李晓东真实面部提升的,北京做拉皮有副作用吗,北京蛋白线面部提升需要多少钱

  原标题:反指儿子惹麻烦 “他把父母整来坐牢”

  近20次碰瓷,最严重导致儿子颅骨骨折……什么样的父母,会逼着儿子从三轮车上假摔倒地碰瓷讹钱?成都商报“狠心父母逼儿假摔碰瓷”调查报道,深度对话浙江宁波、台州系列碰瓷案中的核心当事人小金,这个14岁的孩子再次指证父母逼迫自己多次碰瓷。

  昨日,在宁波市福明派出所,成都商报记者与小金父母罗某勇和刘某芬面对面。在与成都商报记者的对话中,小金父亲第一次有了悔意,却不时将假摔讹钱的责任往儿子身上推,甚至称儿子“主动”提出去碰瓷挣钱,尽管小金对此予以否认。另外,夫妻俩也再度曝出曾多次用跪板凳、跪啤酒瓶等方式惩罚小金。

  律师认为,碰瓷之外,这对父母已涉嫌虐待罪。而对于小金兄妹,目前宁波方面已通过民警筹款、街办资助等方式确保其食宿、学习。

  成都商报记者 罗敏

 

  “我是无意中在一张报纸上看到的,说坐别人的车,假装碰到了就可以叫人拿钱。”昨日,涉嫌诈骗被宁波警方刑拘的罗某勇终于有了悔意,但他仍不时将假摔讹钱的责任往小金身上推。

  罗某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们在台州、宁波一带,总共碰瓷了五六次,但向警方交代的已有12次,当地警方找到宁波三起碰瓷案件的受害人,确定了案件真实性;而涉及台州临海、路桥等地的案件,仍在调查核实。记者发现,罗某勇在陈述案件信息时,多处自相矛盾,面对追问不能自圆其说。

  罗某勇说,女儿小兰由于年纪小,什么事都不知道,每次就是跟着去玩。儿子小金对碰瓷一事刚开始反对,后来也参与了。他甚至称,今年9月学校开学后,小金还在周末“主动”提出去碰瓷挣钱,尽管小金予以否认。罗某勇坦言,自己知道小金摔破了头,导致颅骨骨折,但当时家里确实拿不出钱来,想到儿子头上反正有伤,无论在谁的车上碰一下,去医院检查都会得出骨折的结论,这样更容易讹到钱财。“我想的是等他们(受害人)赔了钱,就带他去医院看病。”

  对于碰瓷后果和性质,罗某勇并非不清楚。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之所以要带孩子跑到路桥、椒江甚至宁波碰瓷,就是因为如果在临海的次数多了,警方很容易拆穿他们。他称,在碰瓷时,没有考虑过被讹诈的对象都是残疾人、老年人,当时只想怎么可以快速搞到钱,“渡过眼前的难关”。

  在罗某勇眼里,儿子小金“不听话”“学习成绩不好”“经常惹事,让家里赔钱”。在宁波讹到一笔3600元的赔款后,他给小金买了一部新手机。但他坚称不是因为小金配合碰瓷得到的奖励,而是小金胁迫他们买的。但他解释不清的是,这个连孩子学费都凑不齐的家庭,居然供着三部分期付款手机,其中一款便是小金的新手机。“我对不起受害人。”罗某勇说,小金绝对是他的亲生儿子,不是捡的也不是抱养的。

  

  在小金眼里,相比父亲,母亲刘某芬对自己要好得多。在父母身陷囹圄时,他内心最希望的,是母亲早点出来,既可以恢复自由又能照顾妹妹。

  然而,在刘某芬眼里,儿子小金却是个总给家里惹麻烦的捣乱分子。据她介绍,小金出生时爷爷奶奶俱在,因此将小金留在宜宾乡下由老人照顾。“但老人太宠爱孩子,把孩子教坏了。”刘某芬说,小金7岁多被接到了浙江,此后不断给家里惹麻烦,不是拿人东西,就是损坏别人东西,反正变着法子让家里赔钱。她说,有次为了赔钱的事,丈夫还被人家追到家里打过。对于碰瓷讹钱一事,她推翻了丈夫的说法,“这主意是我想出来的,跟我老公无关”。她称多年前看电视剧见有人假装被撞获得了赔偿。在刘某芬眼里,丈夫罗某勇算是“勉强合格的父亲”,是儿子“不断给家里出难题”。她承认丈夫偶尔殴打儿子,但又说殴打儿子是因为儿子调皮,给家里添乱。她称,丈夫有时用棒子打儿子,有时强迫儿子跪板凳、啤酒瓶。罗某勇也承认,自己会打儿子。

  “以前捣乱,经常让家里赔钱。现在又给我们出难题,把父母整来坐牢。”刘习芬说,儿子不听话时她就觉得恨,恨他不听话。但她称小金和小兰都是自己的亲生孩子。对于儿子骨折一事,她说刚开始也挺怕,“但后来看他跟正常孩子没什么区别,说明脑子没问题,就没管他了。”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郭刚律师认为,本案中小金父母虽是以诈骗罪被警方刑拘,但从报道中透露的事实来看,案件定为敲诈勒索可能更为妥当。此外,小金父母实际还涉嫌虐待罪。小金父母明知从行驶的三轮车上跳下可能造成小金伤残甚至死亡,却仍将小金作为他们讹钱的工具,胁迫小金碰瓷近20次,造成了小金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创伤,这属于典型的虐待罪,应数罪并罚。

  郭刚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36条规定,因小金父母已对小金实施了严重损害身心健康的故意犯罪,故本案在进入审判阶段时,人民法院还可以根据有关个人或者组织的申请,撤销小金父母的监护人资格并安排必要的临时监护措施及依法指定其他监护人。

  成都市律师协会刑专委秘书长蒋健律师认为,罗某勇夫妇虚构事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骗取他人钱财,金额较大,警方以涉嫌诈骗罪刑事拘留定性准确。小金父母逼迫儿子参与碰瓷,导致其受伤并骨折,已不能仅从道德层面进行谴责,这是另一个违法犯罪行为,已涉嫌虐待罪。

  蒋健说,从本案来看,父母逼迫小金在高速运行的机动车上跳车假摔,完全置孩子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已涉及故意伤害。罗某勇夫妻被刑拘,已丧失监护能力,无法为孩子提供监护。“身为父母,至少应该为孩子提供安全、健康的生活环境,绝对不能实施加害行为。”蒋健认为,罗某勇夫妻逼迫儿子跳车假摔就是加害,应该被剥夺监护资格。

 

  小金兄妹寄住的临海某学校德育副校长蒋老师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学校给小金兄妹买了新被子、褥子等床上用品,安排好了住宿、吃饭等问题。兄妹俩在学校吃饭、住宿全免费,还有心理老师对他们进行专门的心理健康辅导。

责任编辑:张义凌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青春定格面部提升用的什么材质

山西内陆兰州面部提生处邹那做的好

视频/ 面颊下垂提升恢复过程
新晋界怎么做让皮肤紧绷一点